[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丝瓜
作者:谈瀛洲

谈瀛洲  专栏作家 

 

《广群芳谱》里写道,“丝瓜一名蛮瓜,一名布瓜,一名天罗絮,一名天丝瓜。”从“蛮瓜”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它原来也是外来物种。据说原产于南洋,后来才引种到我国。

在家里,妻子有时候会买嫩丝瓜来炒蛋或者是放汤。听说在台湾,还有把丝瓜花蘸了面粉或面包屑,炸了做天妇罗的吃法。

明朝的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道,“丝瓜,唐宋以前无闻,今南北皆有之,以为常蔬。”那么它在明朝的时候,在中国种植得已相当广泛了。其实南宋的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就提到过丝瓜:“丝瓜涤砚,磨洗余渍皆尽,而不损砚。”那么说,宋朝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有丝瓜了。

李时珍又说,“其花苞及嫩叶卷须,皆可食也。”明王象晋在《群芳谱》中又说,丝瓜“开大黄花,少以盐渍可点茶。”那么说来,在古代丝瓜的吃法比现在还多。

关于丝瓜,以前还流传着多食能致男子阳痿的说法。清人编纂的《笑林广记》,里面有两则关于丝瓜的笑话,都是围绕丝瓜传说中的这种效果展开的:“《丝瓜换韭》:“妻令夫买丝瓜,夫立门外候之,有卖韭者至,劝之使买。夫曰:‘要买丝瓜耳。’卖者曰:‘丝瓜痿阳,韭菜兴阳,如何兴阳的不买,倒去买痿阳的?’妻闻之,高声唤曰:‘丝瓜等不来,就买了韭菜罢。掠“《后园种韭》:有客方饭,偶谈‘丝瓜痿阳,不如韭菜兴阳’。已而主人呼酒不至,以问儿,儿曰:‘娘往园里去了。’问:‘何为?’答曰:‘拔去丝瓜种韭菜。’”

这种说法,明代王世懋在《学圃杂疏》中就驳斥了:“丝瓜性寒,无毒,有云多食之能萎阳,北人时啖之,殊不尔。”但在清康熙时编成的《广群芳谱》中还有:“丝瓜性冷、解毒,多食败阳。”可以说是进入了当时相当权威的植物学著作。但我还是相信王世懋的,因为他用实证的方法,证明了丝瓜能致男子阳痿的谬误:“北人时啖之,殊不尔。”

丝瓜,其实是我小时候就种过的一种攀援植物。不过跟牵牛不同的是,牵牛是靠自己的茎缠绕攀爬,而丝瓜则是在茎节间生出有分叉的卷须,碰到什么就抓住什么,所以它的攀爬能力比牵牛要强。当时我家墙面上爬着爬山虎,它就抓着爬山虎的叶子往上爬,爬山虎一直爬到三楼,它也爬到三楼,一直爬到三楼人家在窗口装的晾衣架上。越往上它的叶子就长得越大,瓜也结得越大,从晾衣架上垂吊下来。

丝瓜是种得非常多的一种半观赏、半实用性的植物,因为它的嫩瓜可食,而多纤维的老瓜,又可用来洗碗、搓澡。但虽然有这些实用的用途,也很少见人真的去摘它的嫩瓜吃了。用老瓜里的纤维洗碗搓澡的当然有,但多半也是在深秋摘取老瓜、收取种子之后,出于废物利用的心情才这么做的。种植丝瓜,更多的也是出于种植的喜悦吧。真要吃,也多数时候是去菜场买了吃。

上海很少有暴露的土地可以给人种植,但在老城区还是常常可以见到在很小的一块隙地上,比如街面人家门口留给行道树的那一小块四方形的土地,本来就很小而且给行道树粗壮的树干占去了很大部分,但还是有人会在树边上种上丝瓜;或者在树边放上几个破陶缸、漏脸盆,在小葱、大蒜之中,种上几株丝瓜,而且拉上绳子让它攀爬。

丝瓜,只要给它充足的阳光和水分、养分,不管是什么破烂的环境,都能长得很好;就像一个生命力强大的野孩子,尽管穿着破衣烂衫,但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就能长得健康强壮。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