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素面
作者:郁俊

郁俊  专栏作家 

 静安寺,老早是小得来一丁点的小庙,我说老早,也就是在三十年前左右。多少小呢,比照今天的规模,大概只有四分之一。今天起了那个金碧辉煌宝塔的地方,本来是历史悠久的华东模范中学。从华模中学后门,轻易就可以摸到静安寺里去,也不必什么香火钱,当然,那个时候的香火钱大抵也只需要三角五角的样子,和尚很少,穿了灰袍子,瘦如闪电,这么小的庙,几个低眉顺眼的禅僧,感觉上空落落的。而此地并不落寞,朝东一过马路,张爱玲赁住的大厦斜对过,那一排矮房子,应该是康圣人讳有为的宅子。

家父公务之余,喜读闲书,就告诉我们,说这个静安寺,来历很早,三国那阵子就有了,原址比今天的要靠南一些,贴近静安公园的悬铃木丛,因为现在南京西路贴贴当中,有一口原来庙里的井。1985年夏天我带着小学女同学唐某,特地去南京西路的中间找井的痕迹,当然没有,马路上的沥青有点化,踩上去软绵绵的很暧昧,还粘。

1986年我考进市西初中,小学进初中那个时候都要考试,在华模中学设的考场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有一个姓谭,长得实在少年老成,大头,消瘦,驼背,大框子眼镜,实际上才刚刚十二三岁。这位老夫子一样的小伙伴,胆子极大,行动敏捷,是个敢闯祸的高手。而我胆子小,不过蛮会算计,反应快,所以我们两个,经常会有些作怪的想法。八十年代嘛,谁没有几个作怪的想法,否则为什么陈丹青老念念不忘。

某天闲聊,静安区的孩子,总是要为这么个事儿争一争,那就是究竟玉佛寺的素面好吃,还是静安寺的素面好吃。我只好摇头,家里有西医,定下的规矩,不允许在外面吃饭,这两个庙的素面都没吃过,不要讲吃面,虽然当时已经开始读熊十力的《佛家名相通释》,但是这两个庙,我连进都没有进去过。谭同学说,不妨,我带你去。下午两点来钟放学,从市西步行到静安寺,也就几分钟的事,那时百乐门歌舞厅还没有恢复成1949年的样子,大约叫做虹都电影院,里面的游戏机房大大有名,后来出过一次很大的坍塌事故,以后慢慢写。

庙里面果然鸦雀无声,香火也不旺,那和今天的规模气派相比,真叫霄壤之别。我们两个一路走一路看,黑压压的房间里,也没点灯,陈设很简陋,但看得出来不是古董,大概八十年代的庙,都是这样的窘迫。

礼拜完三世佛和观音菩萨,后面还有一件小房子,进门一看,里面供奉的是十八罗汉,大抵也是照着五代贯休的画上塑出来,怪模怪样,古貌古心,有几个眉毛长得热昏,可以托在手里。最最令人难以忘怀,我可以一辈子在往后的酒桌上谈起的事是:嘿嘿,每一位罗汉的面前,摆着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热水扑烫,香远益清的一大碗素面。

年少时候的荒唐啊,用杜少卿的话说,过去的事情,也追悔不来了,不过我这番举动,自己实在很有些快意。我一个罗汉一个罗汉面前瞻仰过来,每位面前的素面浇头都尝几口,笋,香菇,蘑菇,草菇,面筋,兰花豆腐干,毛菜,那一种素味的清鲜细洁,悠长回甘,实在比对面老松盛的菜包,要高明不晓得多多少,大概因为是和尚亲自动手烧出来的原因。我后来放逸嚣张,不上班跑到外面去画画写文章,在圈子里得罪人,做了很多错事,失掉很多机会,却一天一天的日子好过起来,内疚之余,也奇怪为什么会这般幸运,细细想来,大概就是早年吃了一口正宗的供佛素面的原因。话说和我一起抢浇头吃的谭兄,几十年不见了,隐约听说,他现在定居澳洲,也蛮有福气的,过得好日脚。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