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桂花记忆
作者:谈瀛洲

谈瀛洲  专栏作家  

 

在美国定居多年的二姐夫回国来,说美国人很少种桂花,虽然他们引种了许多中国的植物。二姐现在家里也种了不少植物,但独缺一株桂花。

到了临近中秋的时候,姐夫就特别想念桂花的香味。“真想带一株回去啊,”他说。可是当然不行,因为海关不允许。说是想念一种植物,其实也是想念跟这种植物有关的种种东西吧。

桂花,是深深地植根于中国人的文化记忆中的一种树木。当金秋来临,圆月经天,这时空气中就会弥漫着一股甜香,那就是桂花的香味啊。这种香味,跟月饼的滋味,跟与家人团聚时的欢笑,从童年时代起,就镂刻在我们的记忆里了。

上海附近著名的赏桂之地有杭州的满觉陇,其实就是一条小山沟,两边尽植桂花,盛开之时倒也颇为壮观。但因为桂花一开即盛,一盛即谢,一次开花只能持续五六天,所以在秋天跑去哪里,三次倒有两次看不到桂花。那里的村民会在桂花树下放上桌子、凳子(按杭州人的说法是“桌儿”、“凳儿”。杭州话有我们听起来是那种硬强强的儿化音,不像北京话里的儿化音那么“溜”),游客可以在那里喝茶、嗑瓜子,甚至可以炒几个菜。其实,真心去那里赏花闻香的人并不多。不少游客在那里打牌,也有搓麻将的,也有的人大抽其烟。烟味淆乱了花香,炒菜的油烟熏人,也蒸腾到桂花上。总之,那里对我来说并不是一种雅致的体验。

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写木香时,说人们在“花时杂坐其下,此何异酒食肆中?”他觉得这种赏花方式太俗。今天满觉陇的赏桂方式,也是这么俗的。一年之中桂花开花的日子没几天。看桂花不给钱,买吃的、买喝的才给钱。村民要在这几天中,尽量把能赚的钱赚到。其实赏桂并不一定要到这么远的地方。因为是常绿植物,桂花常常被种植在南方住宅小区里,所以不用出小区就可以欣赏到桂花了。或者像我那样,在家里种一株小桂花树。

自己种桂花有什么好处呢?可以就近观赏是不用说了。还有桂花煮鸡头米(也就是新鲜的芡实),真是人间美味呀。第一次是在苏州的山塘街吃到这道甜点的。那是个大热的天气,摄氏三十五、六度,我一家三口和好友张生一家三口好不容易找到山塘街,为躲避烈日在一个小店堂里坐下,点了这个。一会儿一人上了滚烫的一碗,就是普通的饭碗里装着加了糖桂花的甜汤,还有二、三十粒鸡头米。桂花的甜香,加上鸡头米柔糯而略带弹性的口感,真是绝配呀。在电扇微风的吹拂下,这碗滚烫的桂花煮鸡头米,居然被我们六个人如饮甘露,一下子就喝掉了。

知道了桂花煮鸡头米的美味,就可以自己煮了。现在有了网购,可以直接从网上买来冰冻的新鲜鸡头米。然后,我就从自己的那株日香桂上,摘下几撮新鲜的桂花——那滋味比山塘街的更好,因为毕竟,那是自己的新鲜桂花——不过要注意的是鸡头米不可多煮,十分钟左右就行,多煮后鸡头米反而会变硬,口感会变差。

因为是自己的桂花树,摘的时候并无负罪感。也有的人喜欢贪小便宜,去摘公共绿地里的桂花,这就不好了。

傍晚时在小区里散步,看到桂花丛中闪动着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原来她在偷摘小区桂花树上的桂花。她手里拿着一个挺大的塑料马夹袋,已经装了有半袋桂花了。

其实去超市买一瓶糖桂花,也没有几个钱。古人云,“君子不愧于屋漏”,即便是在桂花这样的小事上,也要坦坦荡荡才好。因为在这样的小地方,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公德。

当然,桂花可以应用于许多食品,如桂花糖年糕等,这里就不一一写了。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