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圣诞节,把哪张唱片放入唱机
作者:田艺苗

田艺苗  作曲家、教授、专栏作家

 

有朋友问我,圣诞节,你会把哪张唱片放入唱机?一下子竟想不起来。

如果像我这样,把音乐当成职业,常常一边听唱片一边翻阅总谱,寻找旋律的骨干音、追索节奏动机与和声走向,如此却算不得聆听。

但爱,终究是这个季节永恒的旋律......

• 某支曲子一些时光

我能记起的,不是某支曲子,而是一些时光。从早晨刷牙开始黏在嘴唇上的曲调;一个星期天下午的雨和莫名忧郁;冬季傍晚,乘火车旅行,一段冻结在冷风中的乐句;又看见从前的细瘦女孩,仰望蓝天,等到天黑,只为等待一只受伤的鸽子归来,那一刻听见天空中传来了丝丝缕缕的旋律。

最美的曲调,总是来自忘情一瞬。

在奇斯洛夫斯基的著名电影《蓝》里面,诠释自由的同时,也暗示了音乐的意义。电影中这段模仿古典交响合唱的配乐主题,与那个女人努力挣脱丈夫、女儿因车祸丧生带来的阴影,其实并不协调。这支乐曲是浑厚有力的,是那个作曲家丈夫未完成的代表作。对于妻子来说,这段音乐变成了无所不在的回忆,在小巷拐角,在街头咖啡馆,在游泳蹿出水面的时候,不期而至。后来,妻子终于决定提笔写完丈夫的遗作,她在总谱上涂抹去定音鼓,而为那个有力的曲调配上一段温暖的长笛音,在此以配器法说明了剧情金爱跟随生命流转,它消融了创痛,也最终实现了万人的交响。在交响乐中掠过的往昔时光,悲欣交集的一段段碎片,都被音乐重组并重新定义。

• 快乐崩溃丰富人生

好像只有这张《红蓝白》原声碟,一直在听,为电影作曲的是奇斯洛夫斯基的老搭档普列斯纳。普列斯纳的《蓝》流露了他出色的旋律感,但作曲手法尚不纯熟。这段旋律虽有交响乐主题的模样,却还是流行音乐的构架,这样规矩的乐句,在大型乐曲中是难以发挥的。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后来《红》里面的那支宝莱罗舞曲和《白》的探戈舞曲,节奏的加入消解了他那规矩的旋律带来的孤寂感。

在奇斯洛夫斯基的电影中,普列斯纳书写着自己的音乐。这三支主题曲,都是完整而封闭的,似乎无关剧情顾左右而言,因此后来主题曲和电影得以各自去流传。《蓝》是忧郁,配乐却是交响合唱;《红》是优雅的热情,曲调却是散落在巴黎夜色中的淡淡韵律;在《白》的冷漠里面,配合那个倒霉男人的是一段激烈的探戈舞曲。这样的间离令它们与电影共生了圆满,它们为琐碎的日常影像作出总结,也打开了另一重微妙的抒情时分。

独奏已足够用来概括一生了。普列斯纳喜用单簧管、长笛、吉他、竖琴。在《爱情重伤》这样的毁灭感中,普列斯纳给予吉瑞米艾恩斯仓惶的双眼一支淡淡的吉他Solo,即使站在他面前的那个黑衣女人,像命运一样的不容置疑。在那些镜头里,普列斯纳无言以对,只给个长音,用混响占满了空间。那些漫长的音,离开电影来听,仿佛也密布思虑,呼应了现代都市中的无言冷暖。

在越来越逼仄淡漠的都市里,我们需要的,也许就是这样的音乐,它像圣诞的快乐转瞬即逝,也像我们在这座城里的生活,崩溃得无声无息,人生真丰富啊。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