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冰火不良
作者:郁俊

郁俊  专栏作家 

 

35岁以后我成了一个小胖子,这真是意外之喜,因为做了那么多年小瘦子,现在突如辽参般胀发开来。我没有特别努力让自己瘦下来,因为本来人就不帅,不是很有所谓,只是有时会纳闷,是什么造就了今天庞大的身躯?

如果要列一张单子,那罪魁祸首可不止一个,二十年来饭局无数,甜的咸的真没少吃,更不要说现在的上海,城市超市久光高岛屋,是多么容易就可以买到好啤酒。我们小时候,可不是想吃什么就吃得到的,可是当今,除了那些特别珍贵的食材,比如全日本才那么几头的牛,那肯定搞不定之外,其他中等偏上的美食,几乎都是在打车就能抵达的距离,简直唾手可得。
 
不过年纪渐长,很多尤物只能看看想想,不太去认真地吃它了。例如正当好时节的螃蟹,一方面太过油腻,另外想到此辈被活活蒸熟,有些不落忍。还有些因为肠胃弱的原因,或是为了预防疾病,也越来越疏远,例如特别甜的水果冷饮糕点。只有一样东西,我觉得它肯定对我的体型有很大影响,但一直不舍得放弃,只要有机会,总要点来尝尝。我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坚持去港式茶餐厅的原因就是金菠萝油。就是这个很甜很油腻的,被香港人定为十大不良食品之翘楚的小圆热面包。

菠萝油,其实分两大部分,菠萝包和油,做法和吃法,都很有些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感觉。菠萝包是寻常软面包,上面厚敷一层加蛋油酥面,烤脆了,像火烧、肉夹馍之类当中剖开;油就是一块冰箱里拿出来的咸黄油,往菠萝包里一夹,飞跑着端上来。此时面包是热的,外面硬脆紧实,稍稍咬进去一点,满口是面包松软香甜的内瓤。再嚼,冰凉鲜咸的冷黄油正在融化,这口味丰富异样。只要去港式茶餐厅,菠萝油必点一份,近来却渐渐失望,因为面包如果做得不好,其他再怎么弄,也不会很好吃很地道,而国内餐厅往往就是输在起跑线上。不过某天路过一家有名的茶餐厅,在香港声誉日隆,廿四钟头不关张的,那份菠萝油虽然是在一顿饱饭之后,还是吃得很欢畅,因为他们不仅材料很好,端上来的黄油底下,仔仔细细地垫了两块冰。

这世界上有两种味道,令我很着迷。一是真正的清爽,例如刺身、山竹、科罗娜啤酒或者自己家炖的鸡汤,奥黛丽赫本、倪云林都是类似的意思;还有一类就是巧妙无比的复合味,比方说吉拉多生蚝、蜜汁火方、桥底辣蟹和螺蛳粉,安吉丽娜朱莉、乔尔乔内都在此列,当然,还有本文主角金菠萝油。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