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黑暗料理之牛肉汉堡
作者:郁俊

郁俊  专栏作家

 

话说老夫聊发少年狂。几乎有整整15年,我不曾领教上海的夜生活。前几天在凌晨三点,因亲朋的种种勾引和种种心血来潮,打车到了东平路岳阳路,下车一看大惊失色,和我们当年混的夜店不一样,酒吧成堆的街面上站满了各色人等,社保、警察、乞丐、耍猴卖花的。眼看一个年轻的金头发男孩子从出租车里探出身来,就被很多卖花大娘围追,吓得连窜带蹦躲进了“好莱坞”,门开关之际,轰鸣的音乐从里厢传出来,英语唱的是:每人该去一趟好莱坞。

我来当然不是为了跳舞,咱们都是老派的70后,读诺曼·梅勒名著长大的,你难道忘记大师的名言:《硬汉不跳舞》?我是来找一块肉饼,具体点说,是一块碎牛肉汉堡。三个月来,惯于晚睡的朋友们疯传,此地有上海最好吃的牛肉汉堡。首先是法国女孩子,索菲还是李老师(她有中文名字)发现了这个尤物,后来就迅速地在整个拉丁群中传扬。然后,和历史惊人地相像,说拉丁语言的殖民地人群也开始疯传,包括说西班牙语的那些浅黑色娃娃。最后,影响到了日耳曼语系的严肃朋友们。

吃辣酱长大的墨西哥人,操着铿锵有力的西班牙英语,咽着口水向我描述这块肉饼子。在他们过分夸张的言辞里,那块有着“圣诞节早晨气息”的牛肉汉堡犹如汉赋一般神圣,教堂里他的表现也不过如此。当然,仅仅凭拉丁(不论本土还是殖民地)热情洋溢的叙述,我也不会开了闹钟去买这么块东西。重要的是一个美国人,说这块牛肉有着和纽约街头最经典汉堡一致的口感,我才忽略夜间差头的暴利,努力睁着困势懵懂的眼睛,告诉自己心脏暂时没有大问题,三步两晃来到“好莱坞”门口,说买十个汉堡包,两个现在吃,八个打包。对,没错,所有关键时刻,你就得相信美国人,尤其是在与文化无关的事情上。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寻常的小摊,两个外地孩子,动作麻利地煎着包装完美的红色牛肉糜。他们沿街摆了三五把塑料椅子,我坐在上面吃第一个,OMG,真对得起车钱和所有关于它的传说、轶闻、修饰和礼赞,这的确是上海夜生活中难得的尤物。牛肉、牛筋、洋葱、各式香料,像一首Benny Goodman的曲子,被充溢的汁水包裹着,同时在舌尖奏响。

世界上总存在着一些和健康或者养生相反的,极其诱人的享受,或者习惯。声色犬马都算,特别是吃夜宵,看起来极端不健康,可是有蚀骨销魂的诱惑力。太多个清晨立誓要戒掉夜宵,但是10点以后,看着沈爷宏非准时在微博上贴出美食图片,我们一个个都是那么的难以将息。平心而论,这些个来自黑暗料理界的东西未必有多么好吃,但是在春寒料峭的深夜,哪怕是一碗来历可疑的炒面都会令人心存感恩和慰藉。电脑里放着《monk》或者《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或者是张鹤伦唱得《最天使》,狗在身边闻着香气乱跳,这点烟火气令所有喜爱夜宵的人觉得在生命中受些委屈,遇到些坎坷,被人欺骗和算计,都值得忍受,因为从口腔到肠胃都有暖洋洋的满足感。

何况是凌晨3点,手中捏着这块,全世界人民都推崇的,有一点筋筋拉拉的牛肉汉堡;何况冰箱里还有整整齐齐的半打,等着微波炉把它们一一唤醒。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