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无鸡不成宴
作者:沈嘉禄

 ◇1990年代—

沈嘉禄  专栏作家 

 

这段时间,家里的年货办了吗?

放在过去,谁家没有几条咸鱼、几只风鸡,磨一缸糯米粉?

别的我不敢说,论过年办年货,还真是上海出手最快。

比方说吧,上海人爱吃春卷。过年的餐桌上如果有肉丝荠菜春卷应景,似乎是很有面子的事。但春卷皮子不好买,因为摊春卷皮子是个手艺活,很费时,店里的师傅们赶紧赶慢地摊,也跟不上形势。心一急,锅底的面饼跟着面团一起上来,俗称“乘降落伞”。而且时间一紧,皮子没烘透,一叠,就粘成一大块成饼了,买回家一张张撕开,就像揭洗烂了的人民币一样小心。

春卷皮子包荠菜肉丝或黄芽菜肉丝馅,包成一只只小枕头的模样,入锅油炸至金黄色,跟醋上桌,吃得吱溜吱溜,真是幸福极了。

奶油蛋糕的存在价值是作为礼品,自己一般舍不得吃。当时的蛋糕还分鲜奶油、奶白和麦淇淋三种,前者最好吃,但不常供应,后者最次,味道差,但价钱便宜。奶白最为普遍。三种一般意义上的奶油蛋糕在食品店里都有卖,但一到过年,就成了紧俏商品。

奶油蛋糕要数喜来临、哈尔滨、老大昌等西式食品店最佳,新雅、杏花楼等广帮饭店也不差,退而求其次是冠生园、利男居、高桥等专做糕饼的厂家。抢购奶油蛋糕的情景也颇可观,一手高举钞票和粮票,一手抢夺蛋糕。我亲眼看见一个女士抢了一大盒蛋糕出来,春风得意之时,因绳子没扎紧,蛋糕啪的一声掉地上,而且应证了西方一句俚语:蛋糕落地,总是有奶油的一面朝下。
轮到我自己做毛脚女婿时,为买一个奶油蛋糕,托人踏着黄鱼车到静安寺去开后门,整整一下午我都在家里等候佳音,直到天黑才拿到,吓出一身冷汗。

上海人还喜欢吃八宝饭,一桌筵席,最后一道点心就靠它撑世面了。由于八宝饭在冬天可搁置一段时间,不少人就买几个放着应急。所以供应量也颇为壮观。实在买不到,就自己做。我做过几回,从食品店里买来现成的豆沙,糯米饭烧软些,用熟猪油炒匀,冷却待用。做八宝饭是很简单的,碗底抹层猪油,撒些红绿丝等蜜饯,先铺一层饭,中间垫入豆沙,上面再盖一层饭。吃的时候,入锅蒸透就行了。

上海人相信无鸡不成宴,而一盆黄澄澄的白斩鸡是筵席的“前戏”,最受欢迎。上海人吃白斩鸡最相信小绍兴,所以那会儿在小绍兴买鸡的队伍就与马路对面买火车票的队伍相映成趣,是云南南路上两条巨龙。

在买鸡的人群上,不少是从老远的地方赶来的,有一个从江湾五角场赶来的顾客,因为没买到白斩鸡,当场就在店门口大哭起来。对一个五尺汉子来说,这是该有多么难过才做得出的事情。后来店经理一问,原来是他的一位亲戚从美国回祖国探亲,在美国那会儿已经听说小绍兴白斩鸡的美名了,很想一尝。店经理一听事关故土形象,就满足了他的要求。还有一个小姐更逗,提出用两张年初一的歌舞票子换一只鸡。

像这样的好玩故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里每年都会发生。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