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关于“全家福”的记忆
作者:郁俊

郁俊  专栏作家  

 

今年江南的冷天真是不怎么样。

从深秋开始,雨水虽然不多,步调却实在踏得很准,桂花刚冒点头,就被摧折去六七分,复发,又被打去,接着雾霾来到,整个上海像是幅上坏了清漆的后期印象派油画,被罩在一层红不红黄不黄的土灰色里,走在街上,觉得所有的人都是用脏颜色一个点子一个点子堆出来的。每天看空气质量的实时报告,差点想“移民”去青浦,因为上海周边,只有淀山湖附近受到的污染似乎小一些。

后来冷气团就来了,啥叫凄风苦雨,极为传神。空气虽然清爽了一些,但是那种从脚底板向上蹿的寒意,为江南所独有。我是从小冻惯的,想那些暖气房里长大的异乡人,要跑到此处来硬扛,可见天下熙熙皆为利趋的硬道理。在外面奔忙一天,日本烧鸟加生啤酒吃完了要窜稀,只有江南出产的花雕酒,温上两碗,再热热的炖一个什锦沙锅,方可以杀驱寒气,重回人间。

话说回来,什锦砂锅,不是江南的特产,全亚洲都有。日本人搁点糖倒半杯子酱油,翻译过来叫寿喜烧,本名是私盖呀盖,和其他日本话一样难听;韩国人就要往里搁泡菜了,反正就地取材,乡里鼓儿乡里打,当坊土地当坊灵……我们东北的,放酸菜五花肉;四川的,难免要加进去几片酱肉,做点功课检点一番。中国各地叫全家福的砂锅做法多不胜数,荤素不下百样,一句话,就是东西聚得了煮透的一款汤菜。这东西在家里吃,稀松平常,要是像上海这等地方,一个外乡人咂到口家乡的热汤试试看。侯耀文说:感动得我是热泪盈眶呦,大娘您有醋没有。

照道理,全家福这东西,跟冯小刚的电影一样,有贺岁性质,过年了吃这么一趟,全家老小享天伦之乐。不过现在大家都阔了,蛋饺肉丸白菜粉丝有什么稀罕。对这个东西,有些怠慢起来。更何况只要花钱,江南也能装水暖,搭阳光房,一室皆春,令得黄酒和砂锅平添落寞。只有思乡,因为现在的人往往要远途奔波,但是口味难改,反而成了主要的功劳,一个人的服饰习惯乃至口音,都能变化,但是味蕾的坚持,大约很难撼动。所以现在全家福这个名头,已经不重要了。

我两次印象深刻的吃全家福,都是独自一人。

一次是那年,去杭州郊区进修国画,在菜地苗圃间租了一间民房,听鸡鸣犬吠,乡下涩谷妹偶尔剧啸,空调又坏了,冬来寒不可挡,抖了一夜。翌晨,好容易挣扎起来,去小店买一口平底大电锅,菜场挑选猪脚圈二,斩块,矮脚青菜几棵,平菇一扇,水发肉皮一方,温州鱼圆十粒,蛋饺一匣,鸡脚两双,淮山药一棍,大清早的在房间里煮全家福。浙江乡下的猪肉,着实鲜洁,锅一开,香气满溢,如同回到童年,几口下去,顿时身上就不冷了,画画也有了精神。

另外一次也在浙江。话说全家福是土菜,少见特别精细高端,虽然菜谱上写着要吊制高汤,实际这些荤素东西一下去,自然醇厚美味,真的没有必要半天时间用菊花火找一堆荤料,事先慢慢煨起来。那次大老板请客,此公做的圆珠笔,天下第一畅销,形同垄断。我一般席面上不喝汤,因为同席者不太用公筷。那天暖锅刚端出来,手底下人来报,说“陈总,爱国的来了,要砸您的车”。陈总回说“我那个不是奇瑞么”。喽啰说“陈总,人家认出来了,说是英菲尼迪,顶配”。大老板摇摇头,说就怕流氓有文化,招呼我坐,带着同席的出去了。我一看,酒精点着,汤面已经突突,盘子里是鸽子贝类和花胶鱼肚,真叫俯察品类之盛,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于是自己动手,吃了顿有史以来最高端的全家福。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