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生蚝
作者:郁俊

郁俊   专栏作家 

 

来说说土豪!不出洋相,尤其不在国外出洋相,就不算土豪。土豪对全世界的装,都有一种可怕的解构力量,有时候我在深深钦服之余也想到,他们也许真正道出了世界上一些简单又无人敢触及的真理。

这回土豪去的是巴黎,横扫名品店这些小案子,那是日本人早年干的活儿,咱们天朝强国公,实在意兴阑珊,望着一线名牌店门口长长排队的人群,鼻子出气感慨一句:哎,工薪族真不容易啊。下来是拉肚黑(Laduree)的马卡龙店,隔着玻璃橱窗一望,土豪好奇心大起,问同行篾片:介撒玩意儿啊,小汉堡儿?篾片实言相告:爷,这是甜品。土豪说甜的咱不感兴趣,王朔说男人只对苦的丑的上瘾,烟啊酒啊啥啥啥。

紧接着土豪就被拒绝了两回,一是在RIMOWA的箱子店,人家说对不起您可以去机场买,我们这儿不接待。土豪便在门口吵闹起来,说“靠,我能把你们这个店都买下来”。不想巴黎人好像都读过孟子,富贵淫不了,和三个小兔子一样,不开不开就不开。篾片在边上劝,爷算了吧,这箱子太招人嫉恨,刘德华在国内坐“灰机”,不都被砸坏了好几个嘛。

到了饭点儿,土豪又被馆子赶了出来,篾片用法语和招待交涉了半天,没戏,人家说了两点:1,昨儿这位爷把店里的餐巾搞脏了,从来没见过这么脏的餐巾,也不知道是怎么吃的,擦的是不是口腔,您也知道,这东西不便宜;2,这位爷吃意大利面条,用的是兰州的办法——嘬,邻桌聊天都听不清楚了。土豪在门外咆哮半天,还是没辙,这位店员肯定也读过孟子。

好了终于轮到本文主角——生蚝出场。土豪挑选的,一定是巴黎最好的店,一个大白盘子供着许多冰,仰面躺着一打蚝,柠檬簇拥着端出来,土豪一看,叫小二,那什么给端回去,上面搁点蒜蓉,给蒸一下再拿上来好么,你说这生的,吃了要窜稀。于是结果诸位也猜到了,他又一次被赶了出来。

其实真要吃法国生蚝,不必去巴黎,上海本地就有,一模一样的口感质地,跑堂的,开蚝的,都是法国人,那天我们在此地吃蚝,正巧一个朋友在巴黎,点了同样的东西,微信上互相看一看,产地,做派,价钱,都一般无二。上海现在能吃到的蚝,有五六种,基本都来自法国南部海域,偶尔还有爱尔兰的,那会更甜一些,那边的海水可能比较淡,芬迪格兰,珍珠之类,已经追魂夺魄,到吉拉多,被称之为劳斯莱斯,盛名之下无虚士,口感确实诡异鲜嫩,一吃上瘾,有段时间天天去,逼得我要多画一些画来抵债。开蚝是个体力活儿,因了语文课本的关系,我们称开蚝的法国爷叔为“于勒”,于勒上身壮硕如史泰龙,开一打蚝兀自需要十来分钟,要是换了我,大概只有砸开的本事了。

但是品尝生鲜之余,我还是对土豪的做派,表示一点同情,一个人如果味蕾不够敏感,未必真的能吃得出生蚝细致动人的地方,那对他们来说,如果价钱合适,为什么不能把最好的蚝蒸熟了端上来,做买卖嘛,就是讲究一个变通。实在心理上审美上接受不了,也应该好好地和客人沟通,对不起您,小店不是不想给您做蒜蓉的,可是,可是我们定的正宗龙口粉丝,法航还没来得及运过来。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