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胃口
作者:赵竺安

赵竺安  媒体人、作家

 

窃以为,这世界上最没有阶级性的,就是美食。君不见,当今的美食,无论是法国大餐,还是日本的和式料理,抑或地中海饮食、墨西哥小吃,就算小小一碟韩国泡菜,都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世界美食。

但是,最没有阶级性的美食,却最具有地域性和民族性。法国人见到臭奶酪不要命,中国人闻着就要命;反之,中国人站在路边大嚼特嚼的油炸臭豆腐,法国人见到就喊恶心。为何?盖因每个民族都受到地域限制,美食都是文化传承和习俗。说白了,就是自己的胃,从娘胎出来就习惯了这一款味道,只有加以时日,受世风影响,才会改造。

二十年前,笔者第一次吃到日本料理中的生鱼片,那股生腥味加上芥末的辛辣,让我涕泗纵横之际,直接怀疑日本人脑子“坏脱了”。但是时至今日,逢宴请让我点餐的话,“鱼生”那是每点的,如果做东的阔气,来个刺身澳洲龙虾,那这餐在我心目中就是高端洋气上档次。因为我的胃,二十年来经常与生鱼片亲密接触,早就烙下了饮食记忆,认可了和式料理的精密细致自然风。

虽然世界各地对美食的评判,带有明显的地域性和民族性,但有一点是相同相通的,那就是所谓的美食,必须占“色香味形”四要素,这是对美食原材料的肯定,也是对厨师刀功火候技艺的认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享受食物本身带来的愉悦之外,又有了额外的要求。于是乎,造型各异的盛装美食的器皿也成了评判美食的标准,就餐环境也成了评判美食的标准。极致的登峰造极的,“吃什么”变得不重要了,“与谁吃”成了最高境界。想想也是,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美食当前,若有美人相伴,兼之优雅环境,想不做神仙都难。

然而,在我的心目中,最美的美食,与色香味型无关,与美眸流连无关,更与环境无关,它只有两个字“胃口”,如果再翻译一下的话,那就是欲食未食之际的想往。

上个月,接到一位富豪朋友嫁女的“红色罚款单”,餐饮地点是本地的五星级宾馆。接单之际,朋友暗示:那可是1万后面带了好多8一桌的酒水。惴惴不安地奉上“罚金”之际,就对那桌18888元的酒水多了一些餐前想像:到底是什么样的豪宴啊?鱼翅有没有?燕窝有没有?澳龙有没有?及至宴饮到来之前,我那口在南甜北咸、西酸东辣、中外大餐中混惯了的胃突然发生了问题,酸胀之外,还放射性地引发头痛。昏昏沉沉进得婚宴大厅,面对满桌钗光鬓影人面桃花佳肴美馔,竟然不思饮食,还恨不得马上逃离。

结果,自然没有结果,曲尽人散,吃得下吃不下,全凭你的胃。

由此,我联想到中学时候的一次学农。一大帮学生来到当时的市郊川沙一条河边,借了农民的堂厅,抱几堆稻草,塑料布一垫,就算是床。白天,老农掏粪摘棉花,我们跟着干;夜晚,头枕河水,眼光穿过屋顶缝罅数天天的星星。紧挨着的女生的房间,阵阵脂粉香味传来,肚子就饿,诗意中就多了许多想像。

学农结束前,终于盼到老师宣布:把多余的菜金,全部用来一次性包馄饨。消息传来,全班沸腾。买菜的买菜,割肉的割肉,擀皮的擀皮……看着锅内的水冒出热气,吐出水泡泡,大伙儿就自报家门“我要吃50个”“我至少吃二斤”。不光是学生,老师也在议论。教语文的女老师说,“菜肉大馄饨热腾腾吃才有味。”教物理的男老师有点无厘头地回答,“应该是肉菜馄饨,肉比菜多嘛。”只有教英语的“排骨”老师正襟危坐,在堂屋前的晒场边捧着一本“英格律稀”孵太阳,至今都无法判断,他把书看进去了没有。

及至馄饨一个个从沸水里捞到碗里,男男女女或站或蹲毫无吃相地胡吃海喝时,说句心里话,好吃是真的,怎么个味儿,谁都说不上。一场人与馄饨的大战后,有的同学忙着奔厕所,有的撑住了,掀起上衣晒肚皮。只有“英格律稀”踱进厨房,捞了三五个馄饨,就说饱了饱了,躲一边掏胃药去了。

哈哈,这世上最好吃的,原来是想像;能够把想像变成现实,与胃有关。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