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弄堂口的味蕾系统
作者:马尚龙

马尚龙  作家

 

上海人的早饭似乎已经成了怀旧的经典教科书,许多人都已经背得出来,只是每一个上海人在泡饭的大背景下,在大饼油条粢饭糕的大浪漫下,又有着属于他个人的特殊记忆。

对于我来说,我童年的早饭记忆,连接着两个场景:一个是现实主义的场景,家里的晒台上,那是吃泡饭的所在;另一个是浪漫主义的场景,弄堂口的光明邨点心店,那是可能梦见到自己在吃面吃点心的地方。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从晒台俯身看下去,正好是光明邨的后门,如果顺了风向,还会有光明邨的香味道,微微升到四楼的晒台。如果当时我恰好正在“咸菜过过泡饭”,那这一缕似有非有的香真正是害人金两大碗的泡饭已经落肚,但是却感到还可以再吃两大碗。当然,我的早饭份额只有两大碗。

光明邨的熟食,现在是老有名了。礼拜六礼拜日,排队总归是老长老长的,到了节日里更加了,有人会从大杨浦开了车子过来,不讲排队的辛苦,单把停车费算进去,就真不便宜了。光明邨旁边是条弄堂,也叫光明邨。弄堂不长,排队就顺了弄堂排进去,差不多就排到了弄堂笃底人家门口了。据讲,光明邨的鸭翅膀蛮灵的,翅膀到了光明邨,真是插翅难逃了。

卖熟食的店交关,就是光明邨生意最好,名气也最响。有人弄不懂,到别地方去买了点熟食之后就弄清爽了,有交关人家的白斩鸡酱鸭卖相差不多,吃到下头是连刀块,光明邨的生活就是清爽。

有人也问到我,侬老早住了光明邨弄堂,侬讲是啥原因呢。我讲,我勿认得伊拉,不是做广告,光明邨排队除了味道好,还有是伊“风水好堂伊拉排队不是现在,老里老早就排队了,至少有三十年,伊门口一直是排队。老早也是卖熟食?老早不卖熟食,不过侬要晓得,老早勿叫熟食,叫熟小菜或者熟菜。

光明邨最早的人气是肉馒头菜馒头,真的,三十多年前头光明邨的馒头名气老响。排队从开门排到打烊。那辰光是叫光明邨点心店,还不是现在大酒店。精白粉菜馒头肉馒头豆沙馒头,5分一只,半两粮票。有人客来的辰光,大人给我5角,半斤粮票,去买10只馒头,一般是五只菜馒头五只肉馒头。人客吃勿脱,就是阿拉吃。所以买馒头是一桩开心额事体。排队排上去,人虽然小,口气勿好小,“五菜五肉”,人家一听就晓得是一直吃的朋友,实际上面孔就不像。有辰光排队排上去,一笼馒头卖光了,只好等,里头是菜馒头的麻油味道飘出来,外头是西北风吹进去,人就立了风味当中。

除了馒头,堂堂淮海路的光明邨,照样也是煎油条的,倒是也没见有多少的油腻。很奇怪,也是很少有的是,光明邨只有油条却没有与油条天作之合的大饼。当年没怎么细想,如今回想起来都不知所以然。或许油条比大饼高级,符合了登堂入室的资格?大饼通常是只能出没于弄堂口的大饼摊,大饼炉是有烟的,在贫穷年代,不怕煎油条的油气,却怕烘大饼的烟气。

要是某日早上,泡饭统统吃光还不够,倒是运道来了,可以去买一只馒头,还可以走进去吃一碗阳春面,不,吃一碗辣酱面,那才是奢侈。其实,家里泡饭吃光的可能性,具有不可能性。我吃过大饼油条粢饭糕,也在店里面吃过面,但是从来没有在早上走进点心店吃过一碗面。早上可以到点心店吃一碗面的人,不是等闲之辈,要有钱,还要有闲。吃一碗面,从排队买筹码,到坐在位子上等,到吃好面,差不多要一刻钟。当年早上有闲的人是不读书的人、不工作的人,那么就是小开之类,也就是如今被津津乐道的老克勒了。通常,买单只肉馒头的时候,馒头下面还会衬一小张油纸,拿着就不会很烫手。店员不必拿了油纸去衬馒头,是用铝合金夹子夹起馒头在一叠油纸上一沾,便沾起一张油纸。顺便一说,油纸只是一张薄薄的牛皮纸,与如今小资女人用在脸上的油纸没有任何关系。上学路上咬一个馒头,如果又遇上一个同学,显摆也真是蛮显的,只是显摆的心理比起对这一只馒头凶悍的食欲来,实在不堪一击。在还没有遇到同路的同学之前,馒头已经到了胃里。

更寻常的时候,这一顿早饭和光明邨乃至所有点心店大饼摊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两大碗泡饭,加上隔夜的青菜和菜露,还有酱菜榨菜之类。除了大冬天,在晒台上吃早饭,在晒台上完成一天的第一个流程,是我少年时代的偏好。还是站着吃,是否有点像如今的鸡尾酒会派对?那时候,连个鸡屁股都是吃不上的。在晒台上吃早饭的好处在于,目空一切,想入非非。到了冬天,西北风是吃不下去的,但是利用西北风来强制冷却火火烫的泡饭,已经属于贫穷时代的本能行为。

光明邨的光阴很快,排队买馒头的时节过去没多久,新时代的排队又拉起一个浪头。到了熟食时代,光明邨像是台湾歌手黄小琥唱的“爱没那么简单”,一记头唱到了“排队没那么简单”。有辰光看到光明邨玻璃房里堆了老高的鸭翅膀,我会想到另外一支歌的歌词: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想得太远了。我常想到的,还是肉馒头下衬着的那张油纸。馒头吃下去了,香味道还留在油纸上。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