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上海的鲜肉月饼
作者:公输于兰

公输于兰 媒体人,作家

 

上海是出好吃月饼的地方。远的不说了,几年前听作家胡展奋说,他去西北采访一位获得南丁格尔奖的老护士,时值中秋,带去一盒杏花楼月饼做伴手礼。这位在边远地区奉献了大半辈子的天使,一般不接受别人送来的礼品,但当她看到来自上海的月饼,眼睛还是温柔地亮了一亮。不过,每到中秋节,最最受欢迎、最最难以得手,也就是说最最吃香的,倒不是那种包装精美的传统广式或苏式月饼,此类月饼的甜腻,其实是大多数人所排斥的,有一玩笑说“你要是恨谁就请他吃月饼”,很能说明问题。而价格像生煎馒头和菜包子一样大众化的鲜肉月饼,则属于月饼中的另类。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淮海路上的光明邨、南京东路上的老大房等老字号,在下班高峰的时候要是有排队的人,基本上都是在等鲜肉月饼出炉。大多数上海人都能够随口说出几家心仪的卖鲜肉月饼的店家,也都晓得鲜肉月饼的好坏标准。就我吃鲜肉月饼的经验,好的鲜肉月饼的皮是用水油混合的酥皮做的,做好后在最外一层,要刷上一层蛋黄酱,这样经过烘烤后,吃起来饼皮里酥外脆,非常有质感。馅必须用新鲜的猪肉做,肉质要紧致,肉汁要丰腴,但又不可以非常油腻,是肥瘦不同的肉恰当配伍加入调料后产生的汁水,而不是廉价的板油和肉皮冻刻意制造的汤水。这样的肉汁慢慢渗透到酥皮里,又不泄溢至脆皮外,可谓一绝。也许正因为价廉物美,这鲜肉月饼从节日特点变成日常小点,在不是中秋的时候,也像小笼包、生煎馒头一样,成为一些点心店的看家节目。而到了中秋的时候,如果不是一早去排队,即使等到了夜里七八点钟,大概也难以吃到这些店的鲜肉月饼的。

曾经有外地朋友说上海的鲜肉月饼好吃,但提出异议:这明明就是肉馅酥饼嘛,怎么能算月饼呢。

月饼到底该是啥样有定规吗?宋朝的时候,苏东坡《留别张左藏》一诗中就描述合浦月饼:“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说明那时候有月饼,且月饼是甜的。但是潮州或者云南和绍兴就有椒盐口味的月饼。至于馅料的荤素,那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既然广式月饼可以允许火腿甚至鲍鱼、燕窝入月饼,苏式月饼可以入大油,那么,用酥皮和大肉馅做的上海鲜肉饼为何不能算月饼呢?从文字上说,“月”与“肉”古时还曾经同音呢,甲骨文和篆体字形也比较像,虽然本意不同,假借一下也是可以的吧,本来上海就是个南腔北调五方杂糅之地。

说到鲜肉月饼的好吃还可以购买时的纠结为证。许多人会有这样的经验,因为排队的人实在太多,等到买的时候,为了跟时间成本平衡,往往会改变初衷,多买上好几倍。结果就是排队的人更多,等候的时间更长。还有就是买到后马上吃还是等回家后吃。刚刚出炉的鲜肉月饼香气一里外就能闻得到,装纸袋后拿在手里,热烘烘的。中国人的饮食经验就是东西趁热吃最好,更何况烘烤过的鲜肉月饼。但是在路上走着吃这东西是非常狼狈的。酥皮是要窸窸窣窣掉的,肉汁要是不小心也有滴到衣服上的可能。所以常常看到鲜肉月饼店周围一些店堂,总有人站那儿吃月饼。那算是尝鲜吧。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