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沪菜吾爱】

对上海菜的认识,来自尖沙咀宝勒巷中的
“大上海”。侍者欧阳前来接单,我们这些熟客从不看菜牌,只打开筷子套的纸张,里面写着最新鲜的食材,由客人配搭。

圣诞节,把哪张唱片放入唱机

有朋友问我,圣诞节,你会把哪张唱片放入唱机?一下子竟想不起来。 如果像我这样,把音乐当成职业,常常一边听唱片一边翻阅总谱,寻找旋律的骨干音、追索节奏动机与和声走向,如此却算不得聆听。 但爱,终究是这个季节永恒的旋律......

从1843年走来——圣诞节在上海

尽管没能从道台大人那里得到善意的回应,1843年12月,英国侨民还是有模有样地在姚家弄居住地庆祝了他们在上海的第一个圣诞节,这也是西方节日第一次出现在近代上海,雒魏林夫人伯琪斯成为此次圣诞派对的主角。

秋来,拆蟹粉

从前苏州、上海人家喜欢“拆蟹粉”,为什么呢?我听外婆讲,吴地蟹多,老年人牙齿掉后,食蟹不方便,拆成蟹粉,冬天耐储藏,老人小孩容易食用,制作“蟹粉”板油熬制,秘诀之一,存放在陶钵里凝结,猪油与蟹肉的和谐互动,可以增鲜增香。

蟹味,鲜永存

沪人爱吃阳澄湖大闸蟹。深秋,巴城蟹宴狂欢时,枫叶零落吴江冷。旧时上海人喜欢吃“面拖蟹”用的是二角一斤“六月黄”,买回家洗净,刀切两半,去鳃去底去胃,切开处蘸些用葱姜拌过的面糊,放入热油锅中煎,待到面粉凝固,再把蟹全部煎炒到壳红为止,加作料加适量的水烧煮收干。夏日食之,味道鲜,膏黄嫩,蟹肉甘,妙不可言!

“我是一只崇明蟹”

它刚降生这个混浊世界的时候,被人称为“黑虫幼体”,微不足道的样子,它只是凭借基因密码在长江出海口漂流,前路茫茫。几天后当它被渔人用细密的渔网捞上船后,只听到一个渔民将网内的渔获抖空后对他的同伴说:“好了,呒得哈了。”对方却用更大的声音吼道:“啥人话呒得哈了,格里还有一只!哈。”

折扣/优惠券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