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频道首页 ]
分享 |
食味上海 休闲旅游 海外留学 语言培训

【沪菜吾爱】

对上海菜的认识,来自尖沙咀宝勒巷中的
“大上海”。侍者欧阳前来接单,我们这些熟客从不看菜牌,只打开筷子套的纸张,里面写着最新鲜的食材,由客人配搭。

关于“全家福”的记忆

照道理,全家福这东西,跟冯小刚的电影一样,有贺岁性质,过年了吃这么一趟,全家老小享天伦之乐。不过现在大家都阔了,蛋饺肉丸白菜粉丝有什么稀罕。对这个东西,有些怠慢起来。更何况只要花钱,江南也能装水暖,搭阳光房,一室皆春,令得黄酒和砂锅平添落寞。

好粥大不易

粥,每个地方煮的方法都不同,有些要见到米粒,有些煲得糜烂,广东粥属于后者,与其说是粥,更像浓汤。做法各异,通常除了白米之外,还加腐竹,有的添上白果。豪华一点,便要下江瑶柱干贝了。

无鸡不成宴

这段时间,家里的年货办了吗? 放在过去,谁家没有几条咸鱼、几只风鸡,磨一缸糯米粉? 别的我不敢说,论过年办年货,还真是上海出手最快。

记忆中的过年

回首一段段岁月,感到“年味”最特别、最无法复制的,还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质匮乏的那个年代。

关于风干与腌渍物的往事

那时候,西北风一起,有条件的家庭就会腌制一些鸡鸭和猪肉。我这里说的风干,并不是真正烹饪学意义上的风干,比如风鸡——活杀之后,掏空肚子,保留鸡毛,然后吊在风口吹干。而是腌制的鱼、肉,让它们在西北风的吹拂下散发出诱人的光彩。

折扣/优惠券
iDEALShanghai | Copyright © 2001-2014 Shanghai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